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极限奇兵 > 【2288】汪师傅的委托

【2288】汪师傅的委托

 热门推荐:
    马孝全说得云淡风轻,实际他心中很是担心,毕竟自己刚刚实体穿越来八十年代,就去了赵叔的家,红姨的热情和赵明岚的真切,马孝全怎么也都不想着他们一家出任何事情。

    “呵呵~”男人绕有深意的一笑,他也知道马孝全在死撑,所以并未拆穿,毕竟眼前这个小子,还要帮他办事。

    ......

    蓝天小区家中。

    红姨和赵明岚都没有睡,家里的主心骨被抓了,小虎又突然出去不知做什么事情去了,母女二人都很是担心,怕小虎(马孝全)再出事。

    直到马孝全开门,红姨和赵明岚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小虎,你去干什么了啊?”红姨虽然语气埋怨,但她的脸上却挂满了关切,就好像马孝全是她的儿子一样。

    赵明岚也贝齿紧咬的上前,狠狠的锤了马孝全一拳:“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马孝全莫名其妙:“我就出去一会儿散散心啊,怎么,你们还担心我有事儿啊?”

    红姨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老赵什么时候能出来。”

    马孝全呵呵一笑,拍着胸脯道:“放心,过不了两三天应该就出来了。”

    红姨一听,一把拉住马孝全的手道:“小虎,你说得都是真的?”

    “差......不多吧......”马孝全不能说得太肯定,毕竟那个男人的话,谁知道是真是假。

    红姨拍了拍胸口,叹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么,老赵肯定不会有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

    马孝全给赵明岚使了个眼色,赵明岚会意,道:“妈,时候不早了,你也担心一天了,咱们先休息,爸这边肯定没问题的。”

    马孝全附和:“是啊红姨,放心,赵叔肯定会没事的。”

    红姨重重的点了点头:“好~”

    安顿好红姨休息后,赵明岚来到马孝全的小屋。

    “你说实话,你到底做了什么?”赵明岚一进屋就道。

    马孝全一愣,反问道:“我做了什么?”

    赵明岚本来绷着的脸一下子松开,转而嘻嘻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搞定爸事情。”

    马孝全又是一愣,旋即苦笑道:“岚岚姐,不带你这么捉弄人的,不过赵叔应该没事儿了,其实我找了马烈火帮忙......”

    “马烈火?”赵明岚眨了眨眼,“就是你说的和你住一起的那个小伙子吗?”

    “嗯~~”

    “哦,今天有个中年女人来找我,说是要带我做学生,她说她是马烈火的姑姑。”

    “姑姑?”马孝全眼睛微微眯起,脑海中逐渐闪现出一个慈祥的女人来。

    “是姑奶奶么......”马孝全小声嘟囔了一句,在他的印象中,姑奶奶见到的次数并不算多,但每一次她来的时候都会带很多的糖果,而且姑奶奶特别的和蔼可亲。

    “姑奶奶?”赵明岚的耳朵很灵,听到马孝全嘟囔,“怎么,那个人和你家姑奶奶有关系?”

    马孝全摇摇头:“怎么可能,我是说你这个姑奶奶,怎么突然给我说这个事儿呢。”

    赵明岚道:“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我想让我帮我问一问,马烈火的姑姑招我做学生,是要干啥?”

    马孝全低下头,仔细的回想起来。

    老早之前,老爸曾经说过姑奶奶是个医生,不过她并不是专门给人开刀做手术的那种医生,她的主要职责好像是研究一些比较难以攻克的医学课题,很小的时候,马孝全常常能听到老爸说姑奶奶又得了什么什么奖项的......

    “岚岚姐,你学过医吗?”马孝全问。

    赵明岚摇摇头:“没有系统学习,不过我也的确在看一些医学的书籍,我发现我对学医挺有兴趣的。”

    这就对了。

    马孝全脑海里突然又闪出自己很小的时候,跟着爸妈去姑奶奶家玩,当时姑奶奶家还有四五个年轻人,她说都是她的学生,而且姑奶奶当时还重点的夸赞了一个女学生,因为当时那个女学生是背对着马孝全的,小时候的他没有看到那个女学生长什么样,现在对比岚岚姐的身型和背影,那个女学生,很有可能就是姑奶奶的学生之一。

    马孝全觉得一切都很不可思议,冥冥中似乎像是被安排好一样。

    既然如此,那索性回宿舍以后和老爸说道说道,让姑奶奶早一点将岚岚姐收为学生,说不定就能解决岚岚姐上大学的指标问题了。

    ......

    第二天,马孝全问赵叔的事情,顺带着提了一下赵明岚。

    就在马烈火刚开口说了没几句时,汪师傅突然出现,一脸严肃的对二人招了招手,随即转身离去。

    马孝全和马烈火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说,火速收拾了一下跟上汪师傅。

    这会儿正是休息时间,车间里没几个人,汪师傅皱着眉头将二人招呼到身边,先对马孝全道:“小虎,有张图得给你画一下,不过比较难,你能不能做?”

    马孝全没有反问是什么图,而是很干脆的点了点头:“难的话就时间用得稍微长一点,不过应该能画下来。”

    “行~”汪师傅点了点头,对马烈火道,“烈火,有个零件你得给我打下手,我一个人做太困难。”

    马烈火也很干脆的点头:“没问题。”

    “行,那事不宜迟!”汪师傅从怀中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递给马孝全,“这图上面有不少改动,而且一些细节上还要再推敲,一会儿我和你说,你再画。”

    马孝全接过图纸展开看了一眼,发现这张图正是汪师傅上次丢掉的图,怎么又捡回来了?

    “好的师傅。”马孝全拿起画笔,立刻投入工作。

    马烈火也套上了背带工作裙,顺手提起工具袋,冲汪师傅点了点头。

    ......

    从汪师傅口中,马孝全得知,他手里这张皱皱巴巴纸上的图,其实算是个半成品,距离成品的制造参考还有将近一半的完善和修改。

    因为汪师傅全程口述,因此在改图前,马孝全需要逐一的确定修改的地方,有时候之前是这样说了,但后来又做了修改,反复的修改完善,很是消耗时间。

    大半天下来,改图的进展工作缓慢,但从汪师傅脸上的表情来看,似乎并不着急。

    不过......随着改图画图的深入,马孝全惊讶的发现这幅图上画着的东西,这个时代根本完成不了。

    这就是说,汪师傅不是在给铆工厂干活,而是另有其人。

    结合上一次在车间门口见到的那个黑大褂,马孝全完全有理由怀疑汪师傅要抓紧完成的这个零件和图纸,是给那个黑大褂的。

    吃过晚饭后,因为今天车间里要做安全评估,所以三人没能加班成。

    汪师傅索性请了马孝全和马烈火在外面的饭馆吃饭,饭间,汪师傅向二人主动提起了那天在车间门口的黑大褂,当然,汪师傅给出的理由是那个黑大褂是他的一个上司的朋友,委托他办一件很机密的事情,因此才想到让马孝全和马烈火两人帮忙的。

    马烈火算是半个高干子弟,对于汪师傅的牵强理由,见多识广的他不点破,马孝全知道实际的原因,自然也不说穿,反正汪师傅说什么他就嗯什么。

    “师傅,那个黑大褂啥时候还来呢?”马孝全故意问。

    汪师傅想了想,道:“也就最近两天吧。”

    “啊?那咱们这个完成不了咋办?”

    汪师傅呵呵一笑:“那也没办法,欲速则不达。”

    从汪师傅的话中,马孝全读出他与那个黑大褂的博弈,或许正是因为汪师傅的刻意拖进度,导致对方想动他而有所顾忌。

    吃完回去的路上,与汪师傅分别后,马烈火忍不住了,问马孝全:“小虎,你说汪师傅找咱俩整这事儿,我咋觉得很奇怪呢,尤其是上次那个黑大褂,我怎么看着都不像是啥好人?”

    马孝全道:“我也和你想得一样,因此我打算找机会见一下那个黑大褂。”

    “啊?你想见那个人?”

    “对啊,汪师傅不是说这两天那人要来么,要不这样,我去偷摸着见一下,问个清楚,你就别出现了,免得爷爷,哦不,你家老爷子又说你搞事情。”

    马烈火撇撇嘴,点头道:“也是,最近老爷子看我看的紧,厂子里也有几个眼线呢,所以我得好好表现不能乱跑,那就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马孝全摆了摆手,“咱俩谁跟谁啊。”

    本来马孝全打算私下与那黑大褂见面,但他担心马烈火跟上,因此干脆说开,将这事儿揽下来,马烈火也就不用去了。

    更重要的是,马孝全见到这个黑大褂,是想问问“那些人”到底是谁?

    ......

    往后的两天,马孝全和马烈火跟在汪师傅身边利用下班以后的时间,抓紧完成绘图和零件制作,按照汪师傅的指示,马孝全只是将图纸的所有样板坐标标注了出来,出完整的图纸如果用心画的话怎么也都要一两周的时间,而马烈火和汪师傅做得零件则需要更久,因为有一部分手工打磨得非常的小心,这两天为了这一个打磨的活计,两人已经做坏了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