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5271章 脆弱的姐妹

第5271章 脆弱的姐妹

 热门推荐:
    虽然飞升到神界,已经有两千多年了,比自己在下界修炼的时间还要漫长,可风绝羽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下界的亲朋友好友。

    若梦、瞳儿她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龙大哥、陌帝尊有没有步入半神境?

    青权子阁主和圣宫仙子有没有飞升上来?

    如果已经飞升了,他们会在哪呢?

    带着浓浓的惦念,风绝羽推开洞室大门走了出去。

    虽然已经飞升神界,永远不用再为寿数发愁,但风绝羽毕竟刚刚飞升不久,像这种恍如隔世的长时间闭关还是第一次。

    怎么说都有点不太适应。

    觉得时间太久,外面可能已经物事人非了。

    好在,这两千年一直在洞室里闭关,也没受到什么打扰,看样子,独木林的洞府应该没有太大的变化才是。

    如果有,恐怕早就有人惊扰自己了。

    洞室大门敞开,风绝羽走了出去。

    前脚刚刚离开洞室,后脚就听到有人在洞府外面吵架。

    洞府外,十几个小神已经将独木林的洞府团团围住,他们人虽然不多,但吕朝元的这个洞府是为了养言姬这个小妾的。

    平时根本没有安排任何守护小神,就是怕有人趁他不在,把自己心爱的小妾给勾引了去。

    要不是风绝羽对他有巨大的利用价值,吕朝元也不可能把他安排在这里。

    洞府里面只有六个童子,现在已经全部换血了。

    而十几个小神一出现,便是轻而易举的将洞府围住,谁也出不去。

    洞府门前,言姬孤身一人正面对着一个样貌姣好的妇人,妇人身边还有一个一转神人,个子高高的,眉眼朝天,给人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

    “言姬妹妹,好话赖话,姐姐已经说尽了,你想办法劝劝吕大人吧,此次对吕大人来说,绝对是个机会,如果你能说服吕大人投靠黄掌使,那也算有了靠山了。”

    妇人浓妆艳抹,亲热的拉着言姬的手,苦苦相劝:“言姬妹妹,现在城主正在闭关,他手下两位掌座也不在城内,城主已经下令了,龙牙幻境的事,这次城主不会插手,里面的矿源,可以任由我们争夺,黄掌使在天鹰都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是首屈一指的,虽然其他几位掌使也在争取,但谁又能比黄掌使兵多将广势力大呢?”

    听着妇人的话,言姬脸上一直呈现着为难的表情:“知画姐姐,你说的我都清楚,可我的情况你也清楚,说好听点,我是大人的侍妾,说不好听了,其实我就是个奴婢罢了,大人现在不在,我也不能替他作主啊,更没有资格作这个主。”

    “谁让你现在作主了,我不是让你劝劝他吗?”妇人脸上闪过不悦之色,但仍旧苦口婆心。

    言姬笑的跟要哭似的:“知画姐姐,我可以劝,可是大人他未必肯听啊,你也知道这城中的情况,这么多年,五神城对西界打压从未放松过,西界矿源匮乏,很多人连修炼都没有神石可用,多少人红了眼睛啊,我家大人虽然深受城主信任,忝任要职,可也就是个在下面打杂的活儿,手里更没有多少人手可用,姐姐与其替黄掌使招纳我家大人,到不如去问问其它管事大人了。”

    妇人道:“其他人当然也要去说,我的任务就是来找你啊,言姬妹妹,咱们姐妹俩的情义可是有两千多年了,这点小事,你都不帮我吗?”

    言姬哭笑不得道:“姐姐的情义妹妹怎能不清楚,可小妹实在是人微言轻啊。”

    话到此处,知画身边的神人突然哼了一声:“哼,不知好歹。”

    神人突然语出不敬,让言姬皱了皱眉头,但前者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语气森然道:“夫人,你不用再劝了……”

    他说着直接面向言姬道:“言姬,既然你油盐不进,那我只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言姬,今天我来,就是想跟吕朝元要一句痛快话的,他到底能不能投靠黄掌使,今天必须有个结果……我也不瞒你,咱们三个在这说话的同时,黄掌使已经派人去游说吕朝元了,他答应就好,不答应的话,那姜某就只能拿你开刀了。”

    神人说着,往前走了两步,把脸直接怼到了方姬的面前。

    这个神人是一转修为,气势之强,言姬根本无从比肩,吓的只能往后退。

    神人恶狠狠道:“谁不知道,你是吕朝元最心疼的小妾,我踏马就不信了,在这个节骨眼,他吕朝元还能独善其身,你今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着这等着,倘若城里谈的不顺利,吕朝元不给黄掌使面子,那老子就杀了你,把你的尸首摆在他吕朝元的面前。如果吕朝元还是不点头,那老子就把他其它的小妾一并杀了,再亲手摘下他的脑袋。”

    话说的这个份上,已经算是撕破脸了。

    而这个时候,风绝羽早就来到了洞府门前,只不过他听到外面有人吵架,就没出来,但也听了个头尾。

    不过就算听到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洞府内,风绝羽满脑袋问话。

    通过知画和姜姓神人和言姬的对话可以分析出,吕朝元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有人在招揽他,但他似乎并不感冒。

    现在有人正在约谈吕朝元,而这个人的手下也来到了独木林的洞府,想用游说言姬的方式劝吕朝元投毫无诚。

    结果游说无果,就改成赤果果的威胁和控制了。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外面的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呢?

    天鹰都的一个管事,都开始被人明目张胆的威胁了,上面也不管,看来事儿小不了。

    想到这,风绝羽警觉的认为,吕朝元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自己最好先离开独木林,别惹祸上身。

    想着,风绝羽迈步走了出来,打算告之言姬一声,然后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知道吕朝元遇到了麻烦,风绝羽也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他第一个想到的念头,就是先离开,再观察观察,看看吕朝元究竟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了?以后还能不能合作?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会说风绝羽有点凉薄和无情了,你跟吕朝元合作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很默契,那不是朋友也是朋友了。

    那人家遇到上事了,你非但不想管,还想逃之夭夭,还有没有点人情味了?

    其实这话没错也有错。

    因为在风绝羽看来,他和吕朝元就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这些年,吕朝元没少给他提供消息、资源,可风绝羽按照当初谈好的合作条件,也从未少过哪怕一块神石啊。

    从道理上分析,风绝羽是不欠吕朝元的,而他也不觉得吕朝元劝自己。

    那么既然是合作,还扯什么朋友不朋友的关系干啥?

    更何况,风绝羽从来也没有把吕朝元当作真正的朋友看待。

    洞外,神人把话说死之后,双方实际上就已经撕破脸皮了。

    言姬修炼了两千多年,修为的确与日俱增了,可她毕竟不是神人,面对姜神人还是有点忐忑。

    她看着知画,情绪略显激动道:“知画姐姐,这么多年我们亲如姐妹,我还在你的洞府里住过,我们一起修炼、一起聊天,难道你就任由他欺负我?”

    双方撕破了脸,知画也揭开了伪善的面具,冷哼道:“妹妹,不是我不把你当姐妹,是目前情况已经不容我们念私情了,黄掌使是必然要争夺龙牙幻境里的矿源的,如果吕朝元不答应黄掌使的招揽,那我也护不住你们。”

    言姬急了,怒道:“知画,你就是这么对待姐妹的吗?”

    知画这一刻冰冷无情的令人心寒道:“哼,姐妹?言姬,你太天真了,咱们都是下界飞升上来的,岂不是神石的可贵,你我要是能站在同一阵线上,那就是姐妹,如果不能那就是敌人,非友即敌,这点道理你不懂吗?”

    知画言无不尽道:“更何况,在神石面前,姐妹情算什么呀,言姬,你就是个宠妾罢了,现在我能找到你,那说明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如果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你说,你算什么?”

    “你……”言姬气的脸都白了,娇躯颤抖道:“好,那我去找老爷,让他跟你们说行了吧?”

    言姬说着就要往外走,可那个姜神人却是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一点都考虑到何谓男女授受不亲道:“走?你往哪走?没有我点头,洞府里的人谁也不能出去。”

    “你放开我。”言姬急了,伸手推了一下姜神人,但没推动。

    但此举却是将姜神人激怒了。

    “啪!”

    姜神人狠狠的扇了言姬一记耳光,恶毒道:“我不让你走,你走得了吗?再不老实,我先杀了你。”

    “知画姐,你,你们……”

    “该打。”知画面冷道。

    洞府门口,风绝羽看到后面一幕,其实已经怒火中烧了,可理智告诉他,自己不能出手。

    一出手,就搅合到这里面的烂事中去了。

    于是他走了出去:“言姬姑娘。”

    “嗯?”众人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