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安抚

第二百一十九章 安抚

 热门推荐:
    万历八年冬月十八,西元1580年12月24日,江南集团董事长赵昊与葡萄牙前任国王塞巴斯蒂安,于大明南洋婆罗洲渤泥总督府朝天厅中,签订了对世界历史影响深远的《友好互助密约》。

    这份别称《江葡文莱条约》的密约,被后世视为是开启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帝国,将其海权与海外殖民地,以非对抗的和平姿态,完整的转移给了复兴的明帝国。尽管此时,大明京城的皇帝百官对此完全不知情。

    尽管如此庞大的资产移交,注定旷日持久,波折不断,但历史,的的确确在这一刻,发生了伟大的转折。

    在条约文件上签字时,已经见惯风浪的赵公子,握着毛笔的手居然不由自主微微颤抖,难掩激动之情。

    赵昊赶忙定定神,在塞巴斯蒂安的签名旁边,缓缓署下自己的大名。

    搁下毛笔,他长舒口气,心潮澎湃无比,直欲引吭高歌。这简直是他此生第一得意之作啊!

    尽管葡萄牙国小民寡,却是第一位入局大航海时代的玩家,自然占尽先机。

    哪怕后来西班牙凭借强横的国力后来居上,其实也没从葡萄牙身上讨到便宜。

    双方长期以来,以西经46°37',也就是所谓的教皇子午线,为瓜分世界的分界线。西班牙人认为自己在这个分界下占了便宜,因为他们得到了除巴西外的整个美洲,而且他们相信到印度和中国去的航路是在西方。

    但实际上这条分界线使葡萄牙取得了绕道非洲到亚洲的全部航线。真正达到大航海最初目的——获取东方的香料、丝绸和瓷器的国家是葡萄牙。

    虽然后来西班牙因为在美洲的掠夺暴富,让葡萄牙有些黯然失色。但那并非葡萄牙人眼光不济,其实他们分到的地盘里黄金储量远多于前者……世界金矿储量排前三的南非、澳洲和南洋,全都在他们的嘴边上。

    吃不到只能说是实力不济、运气使然。

    在赵昊看来,葡萄牙分到的这块地盘,可比西班牙有价值多了。尽管美洲富饶辽阔,价值极高,但葡萄牙可是分到了整个世界岛啊!

    在他所著的《海权论》一书中强调,不管是陆权时代,还是海权时代,这个由欧洲,亚洲,非洲组成的世界最大、人口最多、最富饶的陆地组合,始终是世界的中心舞台。

    只是由于陆上交通运输的限制,让这个舞台无法形成整体,始终处于片片孤立的状态。是大航海时代,让世界岛的大部分地区,通过海运这一便捷廉价的运输方式,破天荒的联系在了一切。

    所以可以就这个世界的未来,得出一系列不证自明的推论:

    在接下来持续数百年的大航海时代,世界岛中心地带难逃被边缘化的命运。哪个地区离海洋近,哪里就更具有战略意义。

    而将这些区域联系在一起的,则是海上贸易运输线。

    所以,谁能控制海上贸易运输线,谁就能控制世界经济体系。

    以及,控制了世界经济,就能控制这个世界。

    参照上面这番理论,便能清楚的发现,葡萄牙人的海上基业,具有顶级的战略价值——尽管是无奈之举,但他们过去一百五十年,确确实实将几乎全部力量,都用在构建并独占海上贸易运输线上。

    他们占据并经营的所有海外殖民地和据点,无一例外都是沿海的战略要冲。其主要目的并非为了殖民,而是为了控制重要的海上要道。

    有道是万事开头难,这可是一场与全世界为敌的漫长征途啊!哪怕以江南集团如今的实力,来完成这一艰苦的工作,也非得花上几十年,牺牲数万人,耗费上亿两白银不可。

    现在好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份条约的签订,意味着江南集团从葡萄牙人手中接手一切,还不担原罪。意味着大明终于在大航海时代中抢回了先手,可以占据更有利的位置。以较低的成本构筑一道不可逾越的壁垒,将后续源源不断的挑战者,挡在这场盛宴之外了。

    不枉自己八年布局!一切辛苦和等待,都超值了!

    ~~

    因为这天正逢西方耶诞前夜。赵昊特意命人将庆祝签约的宴会,以耶诞晚会的形式举行,好抚慰一下心在滴血的塞巴斯蒂安。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中,挂起了五颜六色的彩灯,赵昊还特意命人砍了棵大松树,装饰成圣诞树。

    西班牙宫廷乐队演奏的圣诞乐曲声中,葡萄牙主厨烹饪的圣诞大餐摆上了铺着红桌布的长条餐桌。

    大餐前菜是烤章鱼。将精挑细选的章鱼和洋葱、橄榄、香菜一起搅拌,并在底层铺上一层薄薄的蒜泥,配着烤土豆一起吃,绝对是道地的里斯本风味。

    侍者又倒上红酒,赵昊端起高脚酒杯,微笑道:“尝尝看,是不是波尔图内味儿。”

    小塞端起高脚杯呷一口,使劲点头道:“是最上等的Colheita十二年陈酿。”

    吃着鲜美弹牙的烤章鱼,喝着家乡波尔图的美酒,塞巴斯蒂安就忍不住潸然泪下,拿着餐巾一个劲儿擦眼。

    “陛下这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赵昊轻摇着酒杯微笑问道:“还是‘无语哽噎,看灯记得年时节’啊?”

    小塞一愣,他的汉语水平还没到诗词鉴赏的程度。

    平托赶紧替他翻译一番,塞巴斯蒂安思考了好一会儿,方道:“更像后者。”

    “坚强一点,你还可以王者归来,光复自己的国家。”赵昊安慰他道:“比赵佶可强多了。”

    “招妓?”小塞又蒙圈了,心说这有可比性吗?

    “那是‘无语哽噎’的作者,一个亡国之君,被异族掳到苦寒之地,受尽了屈辱而死。”平托赶紧解释道。

    “他跟公子赵同一个姓氏哩,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小塞小声用葡萄牙语问道。

    “那个不重要……”平托这个汗啊。

    “你们说什么呢?”这时赵昊微笑问道。

    “哦,陛下其实还是为条约的内容感到难过。”平托忙用汉语答道:“他不知该怎么跟国人交代啊。”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赵昊呷一口金黄色带着蜜香味的波特酒,微笑安慰塞巴斯蒂安道:“有什么不能交代的?你大可对国民宣布,葡萄牙是赚便宜的一方嘛。”

    “赚便宜……”小塞一阵心塞,亚非拉的殖民地全都交了出去,这也太便宜了还差不多。

    “这是事实啊。”赵昊一脸坦荡道:“因为我从来是不肯让伙伴吃亏的,所以这份合约你们是赚了大便宜的。”

    “此话怎讲?”小塞瞪大眼,想听听赵昊怎么颠倒黑白。

    “中国有句俗话叫‘贪多嚼不烂’,其实依着我们集团的想法,能收回南洋就足矣了。”赵昊说着比划一下道:“这么大一块地盘,离开我国已经一百多年了,想要重新归于王化,怕是也得一百年。”

    “那干嘛还要我们的印度副王区?”小塞愤然问道。

    印度副王区是葡萄牙殖民地真正的精华,也是葡萄牙人投注血本的地方。除了马六甲和香料群岛外,归属于印度副王区的还有锡兰、葡属印度、霍尔木兹、巴林、阿巴斯港、拉沙克群岛、马斯喀特……通过这一系列据点,葡萄牙人牢牢控制着印度洋航线,和波斯湾出海口,把强大的奥斯曼帝国硬生生堵在家门口出不来。

    “那是我们另一位盟友的要求。”赵昊淡淡答道。

    “另一位盟友?”塞巴斯蒂安一愣道:“奥斯曼帝国?”

    “不错。”赵昊正色道:“我们与西班牙人正处在战争状态,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当然要与他们的敌人结盟了……不过奥斯曼的太后有个条件,就是把贵国也列入敌人之中,两面夹攻。”

    “上帝……”塞巴斯蒂安打了个寒噤,赶紧喝一大口酒压压惊。明国人与奥斯曼结盟,印度副王区在其左右夹攻之下,焉有幸存之理?

    “但我们更希望跟贵国建立友谊。”赵昊含笑道:“所以我们就想了这么个法子,请你们主动退出亚洲,不跟奥斯曼人搭界,不就没有开战的理由了吗?”

    “这样啊……”塞巴斯蒂安点点头。其实听说江南集团已经跟奥斯曼结盟,他就知道体面退出亚洲,是葡萄牙人最好的选择了。

    现在他至少可以跟国民交代,为什么要放弃亚洲的问题了。

    “再说,贵国的商人也不是真不能来亚洲。”赵昊又让他舒服一点道:“我们皇帝陛下虽然不许外国人擅入大明,但我觉得你们在果阿乃至印度活动都没问题。只要别越过锡兰,怎么都好说。”

    顿一下,他神情一肃道:“当然,南洋是绝对禁入的,不然会给我们集团带来麻烦的。”

    “明白明白。”塞巴斯蒂安忙点头不迭,他熟知葡萄牙在远东的开拓史,知道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明国对外国人戒心极重,几乎到了排斥的地步。

    “至于非洲,我们更是不禁止贵国的国民出入,无论经商、定居、还是航行,保证一视同仁。”赵昊又朗声笑道:“对贵国来说,卸下了保卫据点和航线的沉重负担,却依然能在非洲大肆生发,这不是占我们便宜又是什么?”

    PS。今晚就一章哈,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