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小阁老 > 第二百二十章 兵临马六甲

第二百二十章 兵临马六甲

 热门推荐:
    考阉鸡、炖鳕鱼,铜锅炖菜,国王蛋糕……一道道地道的葡萄牙圣诞大餐端上来,让塞巴斯蒂安的胃大感满足,也温暖了他的心。

    “至于巴西就更好交代了。”但更能温暖人心的是赵公子那话儿:“你就问问国民,用圭亚那换巴西,他们换不换吧?”

    “那当然是换的。”塞巴斯蒂安不假思索道:“谁都知道这是很划算的。”

    首先,此时的巴西远没有后世那么大,葡萄牙人的统治区域,仅限于从萨尔多瓦到里约的沿海狭长地带,且还是不连续的。

    而这个年代的圭亚那,是完完全全属于西班牙的,还没有被列强争抢的四分五裂。所以赵昊所说的圭亚那,其实是一个地理概念——圭亚那地盾。包括了后世的西属、英属、荷属、法属、葡属圭亚那五部分,也就是半个委内瑞拉、圭亚那、苏里南、法属圭亚那以及巴西的阿马帕州。

    不说别的,只看五家争抢圭亚那的架势,就知道这片土地的吸引力了。

    首先,在目前已经探索的美洲区域中,圭那亚距离欧洲以及伊比利亚半岛最近。

    其次,洋流和季风让来自欧洲和西非的船只总是在这里登陆南美。

    最后,这里有肥沃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自然资源。

    所以圭亚那是天然的三角贸易中的一角,非常适合大搞种植园经济。

    相较而言,目前的巴西非但狭小而且遥远,还要经过可怕的赤道无风带,是迫于教皇子午线妥协的产物。所以对葡萄牙人来说,能换成更大、更近、更好的圭亚那,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唯一的问题是,圭亚那是西班牙的禁脔……

    当塞巴斯蒂安提出这个疑问后,赵昊放声大笑道:“不要紧,我们和西班牙人还有帐要算,到时候他们自然会付出代价的。”

    “其实我们到时候可以直接要圭亚那的,但一来那里对我们更加遥远。二来……”顿一下,赵公子端着高脚酒杯,真诚的看着塞巴斯蒂安道:

    “我们希望贵国变成一个更强大的盟友,这样才更符合我们的利益。所以既要为你们卸包袱、减负担,又要帮你们得到再次强大的基础所在。圭亚那就是我们送给盟友最好的礼物,当然国际贸易也少不了贵国的份额!现在陛下可以相信我们是真诚的想要帮助朋友了吧?”

    “呃……”塞巴斯蒂安眼泪都下来了,也不知是菜里洋葱放多了,还是被赵昊感动的。

    他都被赵昊说蒙圈了,感觉对方好像是在忽悠自己,可又觉得赵公子说得好有道理,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当年他在大贵族的怂恿下,举全国之力入侵摩洛哥。不就是因为对葡萄牙来说,将匮乏的人力分散在数万公里航线上的海洋战略有些难以为继。所以才希望改变国策,像西班牙人那样集中力量开发殖民地,获得更多的财富和人力,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吗?

    这样看来,这份《友好互助密约》,不正好帮葡萄牙实现了战略转型?

    虽然是被迫的。

    但正如公子赵所言,只要自己不说,谁知道自己是被强迫的?看来公子赵也不在意自己在国内的宣传口径,那么大可使劲儿往自己脸上贴金嘛!

    想到这儿,塞巴斯蒂安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举起酒杯与赵昊轻轻一碰,哽咽道:

    “非常感谢,你永远是我亲大哥……”

    “你也永远是我亲弟弟。”赵昊笑着与他轻轻碰杯,两人皆一饮而尽。

    随着塞巴蒂斯安彻底放下心事,酒宴的气氛终于欢快起来。小塞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多喝了几杯就尽显半岛人的奔放,跳到场中拉着乐队恣意跳舞开了。

    平托依照大明的礼节,端着酒杯到赵昊身边敬酒。

    赵公子起身与他碰了下酒杯,意味深长的对他点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平托登时像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毛孔无一不顺畅,赶紧毕恭毕敬饮尽杯中酒。

    “平教授坐下抽支烟?”赵昊微笑着递给他一根雪茄,自己也拿起一根。

    平托赶紧拿起打火机,给公子点上烟。

    赵昊示意他也给自己点上,两人便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小声说着话。

    “这一年半,辛苦你了。”

    “服从命令是海警的天职。”平托忙正襟危坐道。他可是海警学院的教授,正经挂三颗银星那种。

    “好好。”赵昊笑着点点头道:“总司令部已经决定,由你来担任志愿舰队与葡军的首席联络官,并与舰队司令、警务委员、陆战队司令、警务委员,共同组成前敌委员会。”

    “是。”平托一阵心情激荡,鼻头一酸,险些掉下泪来。他早知道自己会担任集团与国王间的联络官,不然也不会这么卖力说服小塞。

    但没想到公子会把他列入前委成员名单中。平托几乎亲历了海警部队从无到有的全过程,自然对这只军队的组织体系了若指掌。

    他知道每逢重大战役,赵昊都会设立前敌委员会,负责统一领导作战部队的一切行动。成为前委成员,代表总司令对他的绝对信任和器重……显然公子把他的努力,都看在眼里了。

    “属下一定誓死效忠总司令!”平先生带着浓重的鼻音道。

    “哎,你还是要给塞巴斯蒂安陛下当好心腹的。”赵昊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本来想推荐你担任联军总司令的,但怕这样会让小塞跟你生分。而且记得你说过,葡萄牙最重出身门第,恐怕那些大贵族也不会服你。所以塞巴斯蒂安怎么安排你,我就不多嘴了。”

    “公子真是太体贴了。”平托感动道。

    “具体的安排,回头我会专门召开前委会议,到时候再说。”这里不是深谈的地方,两人嘀咕时间长了,小塞心里也会嘀咕。赵昊便结束了谈话,末了轻声道:“别忘了叮嘱你们国王按时服药做针灸。”

    “明白。”平托点点头,心说公子真是为陛下操碎了心,连传宗接代都管。

    能得公子拯救,陛下真是太幸运了。

    他起身敬个礼,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

    缔约次日,在文莱湾受阅的舰队便拔锚启航,载着宿醉的塞巴斯蒂安驶向了2500里外的马六甲海峡。

    在东北风相送下,七天后,舰队便浩浩荡荡行驶到了马六甲海峡入口,在昔日的柔佛国,如今的柔佛都统使司最南端的星洲锚泊。

    大明管星洲叫做淡马锡,就是后世的新加坡。不过此时这颗东南亚最璀璨的明珠,还只是一个与柔佛本土隔海相望的荒岛。

    这个位于马来半岛最南端的岛屿,是东西方海上航线的天然交汇点,因此在三百年前就崛起成为繁荣的海上贸易中心。然而葡萄牙人占据马六甲城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便以打击海盗为由,强迁岛上居民到马六甲居住,并烧毁了市镇码头。这里便沉寂了下来。

    后来柔佛虽然建国于马来半岛最南端,可惜毫无海战之力,自然也无力恢复星洲了。

    不过柔佛都统使木扎沙法还是竭全国之力,为海警舰队提供后勤保障。

    此番海警出兵马六甲,也算为他全家一雪亡国之恨了。

    ~~

    葡萄牙人在南洋耳目甚众,这几年因为明西爆发南洋战争的缘故,他们更是加大了情报搜集的力度。自然早就知道海警舰队浩浩荡荡直奔他们老巢而来。

    马六甲总督贝尔纳多,一面向果阿方面告急,一面下令马六甲城进入战争状态。马六甲舰队也离开了母港,在附近海域游弋,以防被强大的明国舰队堵在家里。

    在过去七十年里,葡萄牙人为保卫马六甲投入了巨资,修筑了设炮台的坚固城墙,并建造了一系列堡垒卫城。由于城市本身被流入马六甲海峡的河流分为两部分,所以这座要塞本身还扼守着联通两处城区的沿海大石桥。

    只有通过大桥和要塞的防御火力,敌船才能攻入城市的内港,展开登陆作战。

    正是如此完善的防御体系,帮助葡萄牙人仅凭区区数千兵力,便在周遭敌国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下稳若泰山。

    饶是如此,马六甲城内上至总督贝尔纳多,下至普通的士兵,全都对来袭的明国舰队充满了恐惧。

    明国人可是刚刚全歼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啊!

    葡萄牙人可比南洋的土皇帝们,更清楚西班牙人的实力。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那支无敌舰队到底有多可怕。

    今年阿尔瓦公爵出征葡萄牙的军队,都没有去年圣克鲁斯侯爵率领的那支无敌舰队强大。

    然而阿尔瓦公爵征服了葡萄牙,圣克鲁斯侯爵却在莱特湾全军覆没了……

    现在那支可怕的舰队兵临马六甲了,而且规模比莱特湾海战更大!葡萄牙人怎么可能不恐惧呢?

    城内很多军官和士兵已经在私下讨论议论,是等明国人一到就投降还是提前逃跑了……

    万分煎熬中,葡萄牙人等到了明国人的信使,没想到居然还是个红头发高鼻子的本国人。

    有人还认识那个信使,正是十几年前被明国人俘虏的平托上校。

    更出人意料的是,平托居然带来了塞巴斯蒂安一世的亲笔信。

    他们的国王居然还活着,而且召总督和当地议事局主席到星洲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