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宋北云 > 874、十年5月1日 晴

874、十年5月1日 晴

 热门推荐:
    宋北云听到无忧的话,心中发笑但却什么都没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忧已经把这个李公子给否了。

    要知道无忧可是长生门的人,长生门可不会要左柔那样的笨蛋,所以无忧只是对诗文不感兴趣而不是一无所知,她心中清楚的很,要不然也不会熟练而流利的把定风波上半阕记得那么清楚,要知道宋北云只是闲来无事唱过一次罢了。

    当然了,大猩猩仍是大猩猩,野蛮她也是真的野蛮,这一点毋庸置疑,但野蛮就野蛮吧,毕竟谁能拒绝一个能把男人天灵盖拧开的母猩猩呢。

    那李沁吃了一个难堪,表情不是很好看,他支吾了半天却也是无话可说了。

    说实话,以宋北云的眼光来看,这孩子其实还不错,起码没有仗着家里还有点名望就很狂傲之类的,还算是个比较老实的孩子,就是如果以他现在这个样子,想配上无忧真的很难的。

    如果要宋北云给无忧选婿,起步得是岳飞辛弃疾那个级别的,苏东坡都靠边站,倒不是苏轼配不上,实在是他不抗揍,一不小心让无忧给打死了,文坛巨星不就无得了么。

    想到岳飞,宋北云现在想想可能他不会再出现了吧,或许也会出现但说不定会走上另外一条完全没设想过的道路,也许会出现一个科学家岳飞。

    挺好挺好,虽然在政治上宋北云并不认可岳飞,但作为一个中国人他还是非常钦佩且敬仰这位英雄的,如果能让他离开原有的道路,远离肮脏污秽的政治斗争,像这样的满级人类在任何地方都是会有一番作为的。

    诗文会还在继续,宋北云抱着膝盖坐在那听着年轻人们的阳春白雪和远大抱负,心情还是很好的。

    “公孙小姐……飞花令,一起来玩么?”

    李沁再次前来邀请无忧,而无忧则是看向了宋北云:“哥哥……”

    宋北云仰起头看了李沁一眼:“你想玩就去玩。”

    旁边的李沁一听,惊觉这男人原来不是勾搭无忧的野男人而是她哥哥时,整个人就在瞬间重新燃烧了起来,他满脸堆笑的走上前朝宋北云拱了拱手:“这位前辈,一起来玩吧。我们不饮酒,就讲个故事,这您可是擅长。”

    宋北云满脸堆笑:“行吧,你们说玩那就玩吧。”

    “藤原小姐,来一下。”宋北云朝紫式部招了招手:“来。”

    他的语气是明显带有命令的口吻,按照道理来说紫式部好歹也是个王侯公主的级别了,这样不合礼数,但他是宋北云……

    于是在众人惊愕的视线里,紫式部离开波斯猫那边,蹦跳着来到了宋北云身边:“有什么吩咐?”

    “去把餐食订一下,就去天上坊。说是我这边要的,大概……按三十人的份量来。”宋北云大概清点了一下人数:“再加十斤桂花酿和十斤桃花酿,就跟那掌柜的说今日我要秋阳遇春风。”

    “好!我这就去。”

    而宋北云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天上坊可是长安顶级的酒楼了,即便是在场的人家境都不算差,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在那里消费的起的。

    特别是那桃花酿,这酒度数不高但却极难成酒,本只是供给皇家的专属佳酿,后来倒也是对外开放了,只是价格昂贵且每人限量六两,有些人的父辈都没有品尝过。

    可这大叔一开口便是如此豪气,现在不由得让人开始揣测起他的身份来了。

    不过他们实在是想不到这人到底是谁,不过从气度、从穿着、从谈吐可以看出来,他肯定不是一般人。

    而在场的姑娘更是越看宋北云越顺眼,会讲故事、不古板、出手阔绰、成熟有风度还帅气,这放谁那谁都迷糊。

    至于宋北云这样是不是装逼,其实还真不是,要知道他可是在皇宫里一住几个月的人,天上坊他又是大股东之一,人家觉得无比高级的奢侈大餐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日常宴请宾客的普通饭菜罢了,而且又不是什么龙肝凤髓。

    长安城里天上坊不少,就在公园周围就有一家,那掌柜的一听说是宋北云点的餐,当时就动员了起来,平时天上坊做饭大部分都是徒弟来做,而今日所有的大师傅都被喊了起来,整个厨房里都只能听到一阵整齐剁板切菜声。

    紫式部看到只是一句话,平日里格调满满的天上坊忙碌得就像是街口菜市一般,她不由得在心中感慨一句,这权力真是个好东西,难怪天下人人想要,明明只是随便一句话便有人尽可能将其做到恰到好处。

    回到那边时,紫式部看到包括波斯猫在内都在那玩起了飞花令,不过规则好像是变了,讲故事似乎已经满足不了这些人了,他们正在玩一种很可怕的游戏……

    “哈哈,郭小姐你输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看到那个名为郭小姐的女孩子手足无措的样子,那些坏男生们全都贱兮兮的凑上前逼迫了起来。

    “那就……那就真心话吧。”

    这年轻人的真心话自然离不开情情爱爱嘛,就问她在这里有没有喜欢的人之类的,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红着眼看向旁边一个青衣的少年。

    有些时候不用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说明一切的,顿时全场就燃了起来,所有人不分男女都开始起哄,弄得两个当事人脸红得像是喝醉了酒。

    宋北云此时也混在人群里哈哈大笑,前仰后合。而这样的宋北云却也是紫式部第一次见到,认识许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他以这种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

    世人皆知宋北云清冷决绝、残暴无情,但此刻看来他却也是这春风一缕。

    之后几轮,这帮小兔崽子总是使坏想为难他们的藤原先生,但无奈藤原先生博学多才怎么都难不倒她,于是他们就想着去为难藤原先生的男伴,也就是宋北云,打算撬开他的嘴。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家伙比藤原先生还厉害……这帮人捆在一块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总是被他给整得抓耳挠腮。

    而就在气氛越来越好的时候,意外也就发生了,此时外头又来了一群人,他们走过来跟这群少年中的一个耳语的几句就在一旁等待了起来。

    “陈同,他们喊你什么事?”

    期间有人开口问了起来,那名为陈同的少年面露难色的说道:“他们说要与我们赛诗文,输掉的人就收拾东西到一边去,让开好地方。”

    宋北云看在眼里,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凑到无忧的耳边说:“有好玩的了。”

    “嗯!”无忧高兴的脸蛋通红:“师兄管不管?”

    “年轻人之间的比赛多精彩啊,看热闹就完事了。”

    很快,两方的擂台就拉了起来,从他们的对话里可以听出来他们是两个文社的人,平日里互相瞧不上,今日刚好也凑在了一起,那自然是要争夺一番的。

    “哎,你们平日都是怎么比试的?”

    宋北云拉过新来的那个书社的人问道:“就是一对一对诗?”

    “对啊,不然呢?”

    “那多无趣。”

    宋北云说完,伸手将双方的人都喊了过来,他蹲在地上指着地面说:“光对诗,那可是太无趣了。咱们来点刺激的怎样?”

    两边都面面相觑,但他从怀里拿出随身的便签:“这样,你们轮流给对方出题,写在纸上。回答出来就加一分,回答不出来不扣分但要接受惩罚。最后答到最后分高的获胜,而且题目也是自选的而是抓号,怎么样?”

    这个玩法大家都没玩过,但听上去就很刺激,而且这里头似乎也有很大的学问,比如出题可以,但难度怎么算?如果太难了,自己抽到自己的,那岂不是踩到了狗屎?

    宋北云却不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开始给每个人分发纸张,至于题目则由他们自己发挥,是生是死全把握在他们自己手中。

    看着全场都开始或冥思或交流,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都缓和了下来。

    而紫式部这时上前小声问道:“这有什么说法么?我觉得不简单。”

    “简单啊,怎么不简单。这其实是一种囚徒困境,他们现在有几种选择对吧,一个是双方都出很难的题,那么最终导致双方被惩罚的概率都增大并且和局的可能也很大。一个是双方都出简单的题,最终可能是不分胜负。再一种是一方简单一方难,最终的概率是既分不出胜负还大家都吃了惩罚。我在给出他们时间思考的同时,让他们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且我采用混乱机制,他们只有一个双赢的机会。”

    “什么?”

    “大家都出简单的题,既避免了惩罚也难以分出胜负。”

    “难以分出胜负?”

    “三个选择都难以分出胜负的。”宋北云小声道:“混乱囚徒困境,永远是双赢或者双输,所以他们必然是分不出胜负的。”

    “你怎么知道他们分不出胜负?”

    宋北云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旁边正在出题的少年,然后凑到紫式部耳边说:“因为可以作弊,他们来扔骰子,但抓题的人是我,谁的分数高我就会给他们选择对方的题目。”

    这是紫式部万万没想到的,她没想到少年玩个游戏宋北云都能折腾起来。

    不过想想却发现他的办法却比什么办法都好用,因为不管是谁输了,谁心中都会不高兴,最后春游必然不欢而散,而如果完全拒绝则可能引发冲突,那么这样就不如大家都输掉好了。

    到底是治国者,紫式部不佩服不行,这思维模式真的是跟常人不太一样,而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做出最优结论,宋北云到底还是宋北云啊。

    在他们出题时,那个暗箱也做好了,两边的题目被宋北云收拢在了篮子里,外头用一层布罩着,没有人能看到里头,但其实这里却有一个小机关,那就是篮子其实有两层布的,左边那群少年的题目全部扔在了第二层布上,而等到右边的人扔进去时候,宋北云只需要把那层布掀过来,他们的题目自然就落在了下头一层,这样就可以轻易的选择哪一边的题目了。

    题目收完,这时饭菜也陆续送来了,而宋北云侧过头对送饭的掌柜说再多送一份后,比赛也就正式开始了。

    题目果然不出宋北云所料,两方都默认出了极难的内容,这直接就导致两边积分积累极慢,但惩罚却极多。

    而每到惩罚时,总是能让双方都爆发出哄堂大笑,有些人一开始不适应,但很快发现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之后,场面上的气氛也就放开了。

    随着题目越来越多,惩罚项目也越来越丰富,在场所有人都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是在比赛,反而认真的投入其中在想尽一切办法弄惩罚项目,不管是对对方还是对自己人,那可都一点不留情。

    最后一道题出完,最后一个少年模仿了猴子的步伐边唱边跳引爆全场之后,两边的分数竟是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双方并未分出胜负,而按照常理来说,这是要开始第二轮的。

    但经过这样一番折腾,两边都累的够呛,这时宋北云再上场,指着地面上摆着的食盒:“倒不如吃了饭再来吧,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们顶得住我这个老夫可快顶不住了。”

    在爆发出一阵哄笑后,双方自然鸣金收兵,然后开始聚拢在一起吃了起来。

    因为两方的菜色并不一致,为了能够吃到更多的新奇菜肴、美味珍馐,两方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整合,于是还真的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那就是原本处于竞争状态的两个文社,居然就这样坐在了一起吃起了饭来。

    两杯酒下肚,姑娘小伙们的脸上都升腾起了红云,他们居然就毫无预兆的整合了。

    宋北云坐在旁边吃着一块烧鹅,一转头却发现紫式部饭也不吃一直在盯着他看。

    “看什么啦,吃饭。”

    “你是不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打算让他们和好?”

    宋北云歪着头想了想:“也没有啦,就是想玩个游戏罢了。”

    厉害啊……真的厉害啊。紫式部可不信他说的话,心中愈发觉得宋北云这人真的很可怕。果然就像有人评价他的那样,他这真的是不想造反,否则天下早就是他宋北云的了。

    这两个书社的情况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她也不是没有提议让两边修好,但没用,他们就是互相看不顺眼,但宋北云……对于他们双方几乎都是陌生人的存在,却只是用了一个上午就能让两边玩在了一起。

    这能耐要是拿去夺天下……不敢想。

    “你是不是天生就是来玩弄人心的?”

    “你的意思是我玩弄了你的心?”宋北云笑着问道:“你偷摸喜欢我的事,我可以当不知道。”

    紫式部笑出了声音:“那除了心,你还想玩弄什么?”

    “握草……”宋北云愕然的看着她:“你好骚啊……”

    而就在他们享受和煦春风时,连云港却是烟花齐放,炮仗声连成了片。

    这第二艘旗舰终于下水了,这艘舰应皇帝陛下的要求而命名为“无畏赵性号”。

    它基本上就是第一艘舰的威力加强版,上头加装了许多改进技术,比如在尾部增加了一个蒸汽动力的连杆螺旋桨,在没有风的时候也能保持一定的航速。

    还有就是隔水舱的首次加入,如果遭到撞击或者触礁时,船只仍然能保持不会沉没。

    相比较第一艘旗舰,这艘船总体宽了百分之二十,但高度降了不少吃水线位置也更高,这样它的水面部分少了,水下部分多了,还增加了风摆装置,稳定性更高、抵御风浪的能力也更强。

    在火力方面,他摒弃了侧位炮窗,减少了炮的数量,但增加了主炮的射程、威力和口径,在主甲板上安装了三座三连200毫米口径重榴炮和一座六联速射40毫米74倍径线膛炮,每分钟射速能达到20发。

    整体船只设计的十分漂亮,每一根线条都彰显着数学的美,从桅杆到船体,每一个数据都是精细打磨的结果。

    这艘船的甲板前面有一块银板,这块银板上刻着全体设计师的名字,其中甚至还有俏俏和张清两人的名字。

    而光是这艘船参与设计的人员就已经多达一百七十名之多,设计院、数学院、工程院、化学院、物理院全员参与。

    用宋北云的话来说就是一艘漂亮的船它的性能不一定好,但性能好的船一定是漂亮的。

    “无畏赵性号”就是这样一艘漂亮的船,它飘在港口时的模样就如同下凡的仙女,只有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美。

    “我觉得还不行。”张清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她叉着腰正在用一把尺比划着港口里的船:“它屁股大了点,下次我会尽可能把这个比例调整过来。”

    “张小姐,您可放过我们吧……听说宋大人回长安了,你不去看看师父吗?”

    张清扶了一下眼镜:“唔,行吧。等过些日子我把第四艘的设计图理论尺寸交给设计院,你们到时候记得存一下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