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不让江山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提前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提前

 热门推荐:
    户陀看到那些救助自己同袍的宁军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最讨厌的就是中原人的这种团结。

    其实他自己并不清楚,或者说他并不想承认,这不仅仅是厌恶,而是......害怕。

    当中原人真正能团结起来的时候,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敌人可以在这团结面前不动容。

    当户陀重新把他的连弩装填好之后,抬起手瞄准了那个宁军的斥候伍长。

    他故意没有去瞄那个没有背着人的斥候。

    五名斥候,一人受伤,三人背负着同伴,只有一名斥候用断后。

    按理说,应该先把这名断后的斥候解决掉,就更容易追上前边的人。

    可是户陀这种出身黑武青衙的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折磨别人。

    他武功很强,又经验丰富,瞄准之后,弩箭飞出去,噗的一声打中了斥候伍长的小腿。

    疼痛之下,伍长几乎往前扑倒,可咬着牙撑住没有倒下去。

    他背着的是那名中了好几箭的斥候,好在是宁军的皮甲足够厚,而且李叱为了保障手下士兵们的安全,尽可能的给他们筹备护具。

    斥候为了行动方便灵活,基本上都不会船上特别厚重的甲胄。

    可是李叱强令宁军所有斥候,出任务的时候,务必要把前后两个护心镜都戴好。

    再加上皮甲的厚度,要害处没有致命伤,所以他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

    但他感觉到了伍长受伤,他伸手摸了摸,连弩还在自己身上,于是他忽然一发力,从伍长后背上挣脱下来。

    落地之后,这名年轻的斥候立刻摘下来连弩,朝着那骑马追来的敌人点射。

    “伍长,带他们走。”

    年轻的斥候喊了一声,一下一下的朝着敌人放箭。

    伍长没有说什么,趁着这个时候抽出短刀,一只手扶着露在外边的弩杆儿,一刀将其斩断。

    血肉里的箭头就不管它了,撕下来纱布围着伤口狠狠的缠绕了几圈。

    伍长过去一把将那年轻的斥候抱起来,往自己肩膀上一扛,再次向前冲出去。

    见宁军的斥候居然如此反应,户陀的怒火更盛。

    他追到那断后的斥候身边,抽刀朝着斥候脖子上扫过去。

    斥候立刻蹲下来躲避,这一刀将他的半个头盔削掉。

    户陀从马背上跳下来,一刀朝着宁军斥候的头顶斩落。

    斥候双手架刀往上举,当的一声脆响之后,斥候不敌户陀的力气,身子被压了下去。

    下一息,户陀一脚踹在斥候胸膛上,将斥候踹的往后翻滚。

    他故意不再去追前边扛着人跑的那几个斥候,就是要把这断后的人生擒,然后当着那些人的面折磨,且看这号称不放弃自己同袍的宁军斥候,会不会杀回来。

    倒地的斥候刚要起身,就看到户陀大步朝着他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的斥候听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声音,他双手撑着地面,也感觉到了细微的震动。

    他往远处看,见到一团红色的焰火飞了上去。

    于是,斥候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就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正在撤退的那几名斥候也看到了红色焰火,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瞬间扑倒。

    下一息,密集的箭呼啸而来。

    那种场面,像是无数的流星和地面平行着疾飞而来,高一些的野草都被斩首。

    嗖嗖嗖的声音中,弩箭穿透了夜幕。

    户陀刚要打伤那个宁军斥候,看到那斥候莫名其妙的趴了下去,心里立刻就升起了警惕。

    然而晚了。

    噗噗噗的几声闷响,户陀就觉得自己后背上一阵阵剧痛传来。

    紧跟着他也听到了那如同闷雷一般的声音,整齐而沉闷。

    陷阵营。

    羽箭一层一层的呼啸而来,月色下,跟着户陀一起追过来的几个黑武人,瞬间就被射成了刺猬。

    在稍显惨白的月色照亮下,那几个黑武人身上插满白羽的过程,显得那么震撼又那么短暂。

    倒下去的人甚至上半身都没有接触到地面,因为他们身上的羽箭太多了。

    户陀身上中了至少几十支箭,他感觉背后刺痛的时候下意识转身,然后前胸也开始刺痛。

    陷阵营的骑兵训练有素,最前边的人听到呼喊声勒停了战马,后边的队伍居然没有一个反应不过来的。

    这支武先生亲自训练出来的精锐,已经有着令人瞠目结舌的默契。

    武先生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朝着呼喊处跑过去,正好看到的是一名斥候和那个受了伤的少年。

    “大人!”

    斥候看到武先生的时候,眼睛里的光彩,在这不太明亮的月色下都显得那么清晰。

    斥候道:“只有一个孩子被我们救出来,其他的乡亲都已经被杀了。”

    武先生刚要说话,就听到了号角声,雍州军营地那边,大量的敌人正在朝着这边支援过来。

    那少年艰难的抬起手,指向还站着没有倒下去的户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报仇......报仇!”

    武先生立刻就明白把少年的意思,那个家伙就是杀害了村民的凶手。

    “分两个十人队,带斥候兄弟们先走。”

    武先生喊了一声,然后身子一掠就有丈余,落在户陀的身后。

    此时户陀还没有彻底咽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武先生,居然还试图抬起手想要打人。

    武先生左手抬起来抓住户陀的头发,右手的刀子横着扫过去,与此同时一脚踹在户陀的胸口上。

    这一脚爆发出来的力量之恐怖,让看到的人都会觉得有些不真实。

    一脚,将没了脑袋的身躯踹出去至少两丈远,速度之快,那尸体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被踹飞时候脖子里喷出来的血,也才刚刚落地。

    武先生一甩手把那颗人头扔向身后,士兵们伸手接住。

    那汉子把人头递给少年:“怕不怕?”

    少年将人头接过来,几乎是从嘴里挤出来的几个字是:“我不怕,我回去要剁碎了他。”

    眼看着雍州军冲过来,武先生一招手:“陷阵营!”

    “呼!”

    八百陷阵精锐整齐的应了一声。

    武先生道:“两个人十人队送伤者回去,其他人,跟我冲锋。”

    “呼!”

    又是一声炸雷响。

    不到八百人的骑兵队伍,朝着扑过来的雍州军冲了过去。

    韩飞豹怎么都不会想到,在这样一个寻常无奇的夜里,因为他下令抓几个百姓过来逼问,会引出提前到来的厮杀。

    而冲向他们的,只是八百人。

    这一夜,月不算黑,风不算高,八百陷阵,杀敌两千,全身而退,一兵未损。

    武先生带着他训练出来的这些青州汉子,在冀州的大地上,给敌人犁出来一地血。

    清晨的时候,武先生带着八百陷阵营回到了山林中,清点人数,一人不少。

    当时从雍州军营地里冲出来的敌人,至少有四五千人,后续还有人在往外冲。

    只是这支雍州军队伍,没有多少像样的骑兵,他们在陷阵营

    面前变成了纸糊的一样。

    在可以冲锋起来的平地上,打的又是这种同样冲锋状态的步兵......

    如果是严阵以待的步兵阵,陷阵营再强也不可能冲锋的如入无人之境。

    太阳的光开始照亮大地,也照亮了韩飞豹那张阴沉沉的脸。

    阳光可以驱散天空的阴沉,可以驱散大地的阴影,却驱散不了韩飞豹脸上的阴沉和心里的阴影。

    他看向元桢,元桢的脸色也一样的阴沉。

    元桢是个极有头脑的人,他自幼就喜欢读中原的兵书,他也自认为对中原人极为了解。

    可是他读过的书里,没有一本书告诉他,中原人可以为了几个普通老百姓,而出动一支军队救人。

    在黑武帝国,这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

    指望着高贵的黑武军队为了几个百姓出战,那是笑话,在黑武,就算是你想这样为军队宣传一下,也根本不会有人信,可能连黑武士兵都会觉得好笑。

    “我们已经暴露了。”

    元桢对韩飞豹说道:“现在唯有尽快出兵攻打龙头关,不能再拖。”

    韩飞豹缓缓抬起手握住刀柄,深吸一口气后,长刀缓缓出鞘。

    刀子最终指向了元桢的鼻子,正对着鼻子尖,距离那么近,元桢甚至感觉到了鼻子前边的寒意。

    “让你的人去攻第一阵,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你一起杀了。”

    韩飞豹的语气中的寒意,和刀尖上的寒意一模一样。

    元桢的脸色难看了。

    他眼睛眯起来,看着韩飞豹的眼睛:“主公的意思是,让我的人第一批去送死?”

    韩飞豹道:“要么他们死在攻龙头关的厮杀中,要么他们和你一起死在我手下将士的乱箭之下。”

    元桢:“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卑鄙?”

    韩飞豹道:“我从来都不在乎别人说我卑鄙,如果我在乎的话,你觉得我能在雍州成为霸主吗?”

    他把刀尖往前送了送,元桢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不退,那刀尖就真的能切开他的鼻尖。

    韩飞豹道:“我没有让元先生你和他们一起去,就是最大的仁慈了。”

    元桢回头看向他的那些手下,那些黑武人,脸色都很难看。

    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可以挑选出来的,相貌上不是那么有明显黑武特征的人。

    可他们实打实是黑武人,其中一部分还是鬼月八部的人。

    当然,他们的相貌不那么纯粹,其实也和他们被派来中原有因果关系,并不仅仅是他们适合,还因为他们不高贵。

    “呼......”

    元桢朝着他的手下人点了点头。

    可是那些人,却根本没有打算听元桢的。

    他们不高贵,元桢一个草原人,难道还能比他们高贵了?

    于是,他们抽刀向前。

    想让他们去送死,他们就先杀了韩飞豹。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有什么在乎的,要么被宁军的弓箭射死,要么被韩飞豹的弓箭射死。

    不如维护黑武人的高贵不屈。

    元桢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一幕,他没有再阻止谁,只是略显畏惧的向后退出去。

    韩飞豹一声狞笑,抽刀朝着那几个黑武人迎了过去。

    片刻后,地上多了几具无头尸体。

    韩飞豹把手里拎着的人头甩出去,落在元桢脚边。

    他用带血的长刀指着元桢说道:“你最好盼着我们能一鼓作气打下来龙头关,不然我也这样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