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敌后争锋 > 第826章 术业有专攻(二章合一)

第826章 术业有专攻(二章合一)

 热门推荐:
    ,

    “轰轰”战场又传来两声爆炸,又有一辆装甲车直接被炸得四分五裂,飞溅的火光中,跟在装甲车后面的鬼子瞬间被炸翻

    一眼扫过去,周围倒了至少十个人。

    爆炸后的装甲车也在这一刻变成一团火球。

    被鬼子当成盾牌的装甲车被炸后,后面仍然幸存的小鬼子瞬间暴露在救国军枪口下。

    加上装甲车燃烧产生的火球把周围照得通亮,正愁没有打击目标的几十个机枪手很快盯上他们。

    子弹就跟不要钱一样朝他们飞过去,眨眼功夫就把一二十个鬼子杀得干干净净。

    “长官,是速射炮,城内救国军装备了速射炮。只要打得准,速射炮一颗炮弹就能摧毁咱们一辆坦克。”一直盯着战场看的联队参谋长猛然反应过来,看着高桥大佐一脸凝重报告。

    “长官,城内救国军还装备了高射机枪,刚才的枪声是防空机枪射击产生的,虽然打不了坦克,但近距离射出来的高射机枪子弹可以轻松穿透装甲车的防护装甲。”又一个部下站出来报告。

    然后指着战场上看似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但就是一动不动的装甲车继续报告:“那辆装甲车一定是被高射机枪打中了,表面看起来完好无损,其实里面的士兵已经被子弹打死了”

    高桥大佐心里隐隐猜到了速射炮和高射机枪,但不敢百分之百确认。

    两个部下的话一说完他就断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既震惊又愤怒,盯着战场很着急命令:“八格牙路,我们失算了”

    “如果城内救国军装备了反坦克武器,我们再多战车也不够他们炸”

    “命令进攻部队马上撤退,我们不打阳泉了”

    高桥大佐的撤退命令一出口,参谋长就安排人去执行,非常赞同撤回进攻部队的决定,但他并不认可联队长的第二道命令。

    皱着眉头提醒:“长官,我们已经杀到阳泉城外了,还差最后一步就能拿下县城,而且部队已经为攻下阳泉付出巨大代价,就这么放弃进攻的话,我们之前战死的勇士不都白死了。还有那些被摧毁的战车不也白毁了,请您三思。”

    “虽然城内救国军装备了反坦克武器,但我觉得这些武器肯定非常有限,只要我们做足了准备,进攻的时候让炮兵一直炮轰城墙,用硝烟遮挡救国军炮兵部队的视线,肯定能降低他们反坦克武器的命中率。”

    “只要有一辆战车掩护步兵杀进城门洞,我们就能用炸药包摧毁城门,杀进县城。

    这时候放弃进攻阳泉县城,高桥大佐比任何人都不甘心。

    但部队攻不下阳泉县城的事实摆在眼前,救国军反坦克部队一出手就干掉自己三辆战车,要是继续打下去,战车大队出动再多战车都会被他们挨个点名。

    至于部队为了攻打阳泉县城已经付出的代价,确实有点儿大,但总比最后把所有部队都陷在救国军防区回不去要强。

    思来想去,唯有壮士断腕,终止进攻是目前来说自己最好的选择。

    哪怕自己做出决定后被军部送上军事法庭,只要能保住剩下的部队和战车,高桥大佐就觉得非常值。

    至于参谋长的提议,那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救国军在眼前的城墙都布置了两挺高射机枪和两门速射炮,其他方向肯定也配备了同样数量的反坦克武器,那其他三路进攻部队的损失绝对小不到哪里去。

    等进攻部队撤出战斗,参战的十六辆战车能退回来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如果部队继续进攻,按参谋长的说法,通过炮火和硝烟遮挡救国军视线,掩护战车部队逼近城墙,这样确实可以降低对方反坦克武器的命中率。

    但部队剩下的战车已经不多了,被干掉一辆就少一辆,对手的命中率降低并不代表没有命中率,也许还没杀到城墙脚下就被全部摧毁。

    万一战车大队在阳泉城外全军覆灭,麾下步兵失去的不仅仅是拿下阳泉县城的机会,还有可以用来自保的依仗。

    没有战车掩护,仅靠一两千步兵肯定,摆脱不了救国军的围追堵截,搞不好连撤出救国军防区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高桥大佐根本不敢赌。

    分兵突袭阳泉县城时,他之所以敢赌,那是因为身后还有战车大队给自己撑腰,不管最后是输是赢,部队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而眼前这场如果自己赌输了,给自己撑腰的战车大队就没了,整个进攻部队都有可能陷在救国军防区,最后被一口一口吃掉。

    想到这儿,高桥大佐愈发坚定自己放弃进攻阳泉县城的决定。

    但他并没有对参谋长解释什么,迎着他充满不甘的目光再次命令:“执行命令,真出什么事的话由我全权负责”

    “命令其他三路进攻部队立刻向我们这里撤退,全军汇合后急行军撤出救国军防区”

    参谋长可以提出自己想法供联队长参考,一旦联队长最后下定决心,他必须无条件执行。

    看着高桥大佐无比坚定的目光,他只能把不甘压在心底,然后去执行命令。

    正前方的进攻部队最先撤出战斗,四辆战车只回来一辆,一个中队的步兵只回来半个中队,剩下的士兵全部倒在撤退路上。

    进攻部队隔城墙非常近,三辆战车被摧毁后留在战场上,其中一辆装甲车后面的几十个鬼子在战车被摧毁的那一刻就被干掉了。

    剩下两辆战车后面的鬼子虽然没被当场干掉,但战车被摧毁后,他们撤退时就没了可以挡子弹的盾牌,暴露在救国军枪口下,于是大量鬼子在撤退路上被打死。

    看到这一幕,参谋长心中想要继续打下去的念头明显散了一些。

    因为进攻部队的损失远远超过他的预估。

    分兵突袭阳泉时,联队长和自己已经在城外丢了一个步兵大队。

    这是突袭阳泉的第二次进攻,一个方向就损失三辆战车和大半个步兵中队,而且连阳泉城墙都没碰到。

    要是其他三支攻城部队的损失也跟这边差不多,意味着突袭部队又大没了半个步兵大队和半个战车大队,全军还剩一个半步兵大队和半个战车大队。

    而城内救国军打到现在,部队一直躲在暗堡没出来过,兵力几乎没什么损失。

    此消彼长,突袭部队的兵力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除了剩下十几辆战车,没有其他任何优势。

    反观救国军,不仅占着地形优势,现在还多了一个兵力优势和火力优势,真要硬碰硬继续打下去,突袭部队被打败的可能性更大。

    就算突袭部队按自己刚才的提议侥幸杀进阳泉县城,以阳泉驻军现在的实力,肯定会在最后关头重创突袭部队。

    等天亮救国军增援部队杀到阳泉,突袭部队已经所剩无几,就算夺下了阳泉县城也守不住,最后还会被救国军增援部队消灭在这儿。

    想着想着,参谋长内心已经开始认可联队长的决定,继续打下去念头则变得越来越弱。

    “长官,东面攻击县城的部队已经撤回来了”一个参谋匆匆跑过来报告,表情非常沉重,把陷入沉思的参谋长拉回现实。

    参谋长一看他脸色就意识到东面进攻部队的损失很大,赶紧问:“他们还剩多少人”

    “攻城部队还剩一个步兵小队重机枪小队和迫击炮小队没有损失,但配合他们行动的战车都被救国军摧毁了”参谋低着脑袋小声报告,生怕长官因为自己的报告而生气,最后把怒火全都发泄到自己身上。

    参谋长被吓蒙了,万万没想到他们的损失竟然比自己这边还要大,一脸不可思议反问:“这怎么可能,才一次进攻就损失这么多部队和战车,他们是怎么打得”

    参谋特别不想呆在这里,但参谋长的问题已经出口了,自己再怎么心虚也要硬着头皮报告:“东边的救国军太狡猾了,等战车部队冲到城外五十米后才开火。”

    “两挺高射机枪分别盯着一辆装甲车开枪,两门速射炮盯着一辆坦克开炮,打完后立刻对准另一辆坦克射击。”

    “因为进攻部队隔城墙太近,第二辆坦克虽然第一时间撤退,但还是没有退出速射炮有效射程,最后在距离城头八十米位置被命中”

    “没了坦克和装甲车掩护,已经冲到城墙附近的步兵就成了敌人的活靶子,直接被干掉两个步兵小队”

    听到这儿,参谋长想要继续打下去的念头已经完全消失。

    看着高桥大佐赶紧提醒:“长官您说的对,阳泉县城不能再打下去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急行军撤出救国军防区。”

    “我现在就派人去催一催其他两路进攻部队,等他们的人一到我们就撤退。

    二十分钟后,高桥大佐带着不到两千残兵急匆匆撤离阳泉县城。

    确认小鬼子真的跑路以后,一封电报立刻从阳泉县城发到十几公里外的河边。

    日军通过临时木桥过河后,为了保住自己唯一的后路,工兵中队和一个步兵小队留了下来,不断加固木桥。

    周成带兵赶到阳泉后并没有全部进城。

    鬼子突袭部队虽然兵力众多,但没有装备重炮,战车大队是他们进攻县城的唯一依仗。

    只要想办法打掉鬼子战车部队,鬼子再多一个步兵大队都别想攻下阳泉县城。

    术业有专攻,摧毁战车大队不同于其他小鬼子部队,要是没有专门的反坦克武器,仅靠血肉之躯进行对抗,伤亡肯定会非常大。

    周成作为救国军团长,肯定不会做那种用人命换小鬼子战车的蠢事。

    而且救国军有专门的反坦克部队,那就更没必要去跟小鬼子拼人命。

    所以周成仅仅命令防空连和速射炮连进城支援阳泉守备队,自己带领剩下的部队直奔河边,打算在那里截住攻城不下,想要撤离救国军防区的小鬼子。

    赶到这里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日军临时修建的木桥。

    五十几个鬼子一分为二,守着木桥两侧警戒,还剩六十多人的工兵中队整围绕木桥进行加固。

    想要截住小鬼子突袭部队,把他们留在防区,最好的办法就是炸掉木桥,让鬼子过不了河。

    但在周成眼里,这只是这场仗围歼战的最坏结局。

    他的真实目的不仅要全歼所有小鬼子,还要缴获鬼子战车大队剩下的所有坦克和装甲车。

    战车周围有步兵,给步兵火力掩护,充当盾牌的同时,步兵也负责保护战车安全,双方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所以只要他们待在一起,周成想要缴获战车的几率就很低。

    最好的破局办法就是让鬼子步兵和战车大队分开,那自己就能轻而易举拿下没有步兵保护的战车大队。

    想着想着,一个结合眼前地形的战法慢慢出现在周成脑子里。

    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看向一旁的沈立文。

    “沈营长,我给你半个小时,用最小代价速战速决拿下前面的木桥,全歼所有鬼子。”

    沈立文一脸自信回答:“这里的小鬼子虽然有一百多个,但真正有战斗力的就一个步兵小队。请团长放心,机动营可以在二十分钟内完成任务。”

    周成点了一下头,随即看向骑兵营长陶永胜:“机动营拿下木桥后,骑兵营全部过河,躲在河对岸潜伏待命。等鬼子步兵泅渡过河后突然发动攻击,务必全歼所有过河的小鬼子。”

    “两个重型迫击炮连和机动营下属的迫击炮排,全部在距离河边一公里位置架设火炮,对准靠近木桥两百米长的一段官道,收到开炮命令后立刻用炮火覆盖这段公路。”

    “骑兵营过河后,机动营立刻炸掉木桥,隐蔽在公路两侧潜伏待命,等炮兵开炮后立刻向鬼子残部发动突击,逼他们泅渡过河”

    距离河边不到五公里的官道上,近两千鬼子护卫在十三辆战车周围急行军前进。

    跟几个小时前相比,除了队伍短了一大截,部队士气也非常低落,包括联队长高桥大佐,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沉重。

    今天二章合一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