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9章

 热门推荐:
    顾承谦顿了一下,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祁慕尘,这次你来了圣比亚堡,看来是有去无回了。”顾承谦再次将手枪上膛,又对准了祁慕尘心脏的位置。

    他又睨了眼祁慕尘流血不止的小腿肚,忽地低低笑了声。

    “很疼吧?但这种疼很快就会消失,因为马上你就会失去所有的感觉。”

    他说着眸光紧敛了一下,跟着扣动手指。

    “祁慕尘,下去给我儿子赎罪吧。”

    “住手!”

    就在顾承谦想要这样堂而皇之的射杀祁慕尘,也是祁慕尘要闪避的时候,一道阻止的声音焦灼的从上方传来。

    顾承谦的手指猛地一僵,抬眸看到了二楼阳台边,坐在轮椅上的南妍风。

    南妍风神情很紧张也很担忧的看着楼下院子里的这一幕。

    “顾承谦,你要是敢杀祁慕尘,我现在就从这里翻下去。”南妍风的一字一句格外清晰的落入顾承谦的耳朵里。

    顾承谦眉头一蹙,显然是非常不满,但是他也确实没有再扣动扳机。

    “你真是变得让我越来越陌生。”南妍风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我都已经不做那些卑鄙的事了,为什么你还要变本加厉的去做这些违背良心的事?”

    “这是违背良心的事吗?”顾承谦冷笑抬眸对上南妍风的视线,“南妍风,你当真一点都不心疼我们死去的那个孩子吗?”

    顾承谦的这个问题戳痛了南妍风的心。

    她怎么可能不心痛。

    但真的没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个孩子本就不能生下来。

    而且南斯泽和初瑶都间接因为她死了,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念头,就想带着这个孩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是自私的,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这个孩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能出世。

    南妍风深呼吸,强忍住自己的想哭的情绪。

    “顾承谦,不要为你想争取继承权的事找借口,你想对付祁慕尘,不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你是为了你自己,由始至终,你都不爱任何人,你爱的是你自己。”

    “......”

    听到南妍风这番话后,顾承谦缓缓放下握在手里的枪。

    她说他谁都不爱,只爱自己。

    只爱自己......

    “呵。”顾承谦嘴角浮现一抹自嘲轻笑。

    他缓缓侧过脸看向祁慕尘,“你的女人在潜意识里爱的依旧是你,我的女人也在这里为你求情,祁慕尘,有时候你还真的挺让我羡慕的。”

    顾承谦把枪收了回来。

    “把这位祁先生送回客房,再叫陆医生过来,好好给祁先生治疗,他是上宾,如果他再有一根头发的损伤,我就从你们身上双倍要回来。”

    顾承谦对着那几个保镖命令,说完他又再次抬眸看向南妍风。

    “现在这样你满意了吗?”

    南妍风握紧拳头,抿了抿唇。

    “顾承谦你不用做戏给我看,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对,你知道,我的事你全都一清二楚,所以你别想再逃离我的视线范围!”